非增長:經濟新根源

後肺炎的未來再想像

2020年的新型冠狀病毒瘟疫奪去無數生命。目前,我們仍未完全瞭解瘟疫對世界未來會有甚麼的後果。儘管前線醫護和社會各界仍負嵎頑抗、照顧病患者和維持基本社會運作;我們的經濟頓入停滯。目前形勢正讓人痛苦難當,以及社區集體焦慮,也許正是孕育出新思維的時候。

這次瘟疫引爆的危機暴露以增長為本的資本主義的軟肋;有些國家連年削減醫療開支和漠視緊急或必需的專業服務。這種制度發源於對人與自然的剥削,縱然被大眾所接受,實則誘發種種危機。然而當今世界的經濟生產力前所未有,但仍難保人類和地球的災難。財富日增月益則地球每況愈下。每年仍有數百萬兒童死於可預防的疾病,八億多人仍營養不良,生物多樣化和生態系統仍退化中。溫室氣體仍一直飆升,導致劇烈的人為氣候變化,海平面上升,風暴愈趨猛烈,乾旱和大火毀滅家園。

數十年來,市場成為應對以上困難的主力,提倡以脫鉤理念(decoupling)和綠色經濟與科技來減輕生能危機。但是,從長遠來看,這些辦法只不過是徒勞無功的空手勢。在這次瘟疫變革時刻當中,我們不但樂見新型式的合作和團結經濟,還看見大眾重新審視各類社會福利工作 — 包括醫療、照顧、飲食提供和垃圾處理等 — 對我們整體的重要性。大流行下,各國政府採取了在和平時期罕見的行動,從調動國家預算、重新分配財政資源、擴大社會保障系統到為無家者提供住房,都證明有志者事竟成。

同時,我們需要意識到威權主義的上升態勢,諸如大規模監視和侵犯私隱的技術、封鎖國界、限制集會自由和發災難財的資本剥削。我們必需堅決反對這態勢,但單調性的反抗仍不足夠。為了阻止破壞性經濟增長機器再次運行,使我們過渡至基進的新社會,我們建議借鑒過往的經驗和幾個月來全球各地的社會性和團體性 (solidarity) 的倡議。我們不應步向 2008 年金融危機的後塵,當年只為公司紓困,今日應以拯救人員和地球為先,並以自給自足取代緊縮措施。

因此,我們簽下這公開信,提倡以下五項原則,來恢復經濟和重建公平的社會。為經濟種下新的根源,我們急須:

1/ 將生活置於經濟體系的核心。

我們必須以經濟服務生活和人民福祉 (wellbeing),而不是經濟增長和侈華的生產為核心。我們需要淘汰某些經濟產業,如化石燃料、軍事械材和廣告。我們亦要促進其他產業,如醫療保健、教育、可再生能源和生態農業。

2/ 徹底重新評估如何達致美好生活。

我們必需重視各種護理工作,以及是次危機中證明必不可少的專業服務。我們必需重新培訓從事破壞性行業的工人,讓他們做可再生和潔淨的工種。總體而言,我們須減少工作時間並鼓勵共享工作方案。

3/ 組織社會提基本商品與服務。

我們需要減少奢侈的消費和旅行,同時通過基本服務或普同的基本收入計劃 (universal basic income schemes),確保每個人的基本人類需求,如糧食、住房和受教育權。此外,每國的最低收入和最高收入必須透過民主程序確立和採用。

4/ 民主化社會。

這代表所有人都能參與影響他們生活的決策。尤其要讓邊緣群體參與,並將女權主對義的原則納入政治和經濟體系。我們需要通過民主程序來限行跨國公司和金融業的所有權和監督權。與基本需要有關的能源、糧食、住房、衛生和教育等,必須非商品化和非金融化。我們致力促進經濟活動必與基於合作,如工人合作社。

5/ 以圍結原則為根基的政治和經濟制度。

我們提倡經濟重新分配,必須以跨國、跨行業和跨代的公平為先,讓國內外、現在與未來和不同社群得以和解。尤其發達國家須結束剥削,並回饋以往的惡行。氣侯正義必須成為指導社會生態轉型的原則。

假若我們擁抱經濟增長,經濟衰退是必不可避免的夢魘。相反,非增長正是世界所需的,它是一種既有計劃,又能兼顧可持續發展、平等的經濟規模縮小的倡議,這願景帶給我們可以用更少的錢過更美好的未來生活。當前形勢凶險無比,更替弱勢社群百上加斤,但危中有機,大家可借此反躬自問,何為真的緊要,什麼潛能無限。非增長經濟作為理念和運動,一直思考這些問題和價值觀,諸如可持績性、團結性、平等、歡樂(conviviality) 、直接民主和好生活等,並提供一個一致的框架反思社會。

請參加非增長維也納 2020 年會和全球非增長日,誠邀你參加討論和分享你想法,去建構國際和解放經濟增長成癮的桎梏!

國結一致,

公開信組織者:
Nathan Barlow, Ekaterina Chertkovskaya, Manuel Grebenjak, Vincent Liegey, François Schneider, Tone Smith, Sam Bliss, Constanza Hepp, Max Hollweg, Christian Kerschner, Andro Rilović, Pierre Smith Khanna, Joëlle Saey-Volckrick

這封信是國際發展度下降網絡內合作進程的結果。 來自60個國家的1,100多名專家和70個組織簽署了該協議。

參與公開信的名單